泰好博国际娱乐:“花婆婆”方素珍 读绘本的重点

   方素珍,台湾资深儿童文学作家,知名阅读推广人。著有《绘本阅读时代》、《不学写字有坏处》、《胖石头》、《外婆住在香水村》等,并翻译《花婆婆》《是谁嗯嗯在我的头上》、《故障鸟》等绘本近二百册,同时二十几年来在台湾、大陆推动儿童阅读。 《我有友情要出租》插图。 《祝你生日快乐》

  作者:方素珍

  绘者:仉桂芳

  版本: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2015年10月 《我有友情要出租》

  作者:方素珍

  绘者:郝洛玟

  版本:新疆青少年出版社 2013年2月 《花婆婆》

  作者:(美)芭芭拉·库尼

  译者:方素珍

  版本:启发世纪|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7年4月

  2018年,由方素珍创作、郝洛玟绘画的图画书《我有友情要出租》销售累计超过100万册,成为首本突破100万销量的中国原创图画书。

  这一里程碑般的纪录首先由方素珍拿到,对中国图画书界有所了解的人大都会觉得——理所应当。因为无论是在台湾还是大陆,方素珍都是“绘本热”潮流的先行者,她翻译了《花婆婆》《是谁嗯嗯在我头上》等近百本外国经典图画书,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地创作自己的图画书,同时不遗余力地在海峡两岸进行儿童阅读推广的工作。如今大陆活跃的儿童图画书出版人、阅读推广人,很多都是因为受到方素珍的影响,是她作为“花婆婆”所播撒下的“种子”。

  2005年,方素珍在上海做了自己在大陆的第一次图画书讲座;2006年,《我有友情要出租》由儿童阅读专家、语文教育专家王林,红泥巴读书俱乐部创始人阿甲、萝卜探长,资深童书编辑黄小波等一起集资引进大陆,当时他们在各地“游说”出版社,但没有谁能够接受这样一本文字不多却定价不低的图画书。十几年过去,图画书也即“绘本”开始成为中国儿童阅读市场上最令人瞩目的门类,方素珍和她的作品,是整个中国图画书市场从无到有,从小变大进程的见证者和参与者。

  见到方素珍,会觉得她远比实际年龄年轻,活力充盈,眼睛明亮,是多年专注于自己所热爱的工作才可能有的样子。在11月28日的《我有友情要出租》百万庆典上,担任主持人的阿甲调侃说,方老师是“自带主持”的。确实,只要她一开口,就马上展示出她饱满的热情,丰富的经验。采访她也不需要记者提许多问题去“诱答”,她自会沿着清晰的思路,讲起一个又一个故事。

  天时地利人和

  第一本销量破百万的原创绘本

  新京报:为什么《我有友情要出租》会成为第一本销量破百万的原创图画书?你觉得原因都有哪些方面?

  方素珍:第一个原因,因为我比较老嘛,呵呵!比较早做,所以先抢了一席之地。第二个原因,我们一开始并没有做精装书,做的简装,售价比较平易近人一些。第三个原因,也许是因为我用动物当主角,比较容易亲近。而我用“友情”主题来包装,友情是孩子们最渴望的,所以这个切入点也是本书受欢迎的原因之一。第四,出版社很积极地去做推广宣传,书就会销得比较快。其实就是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。

  新京报:你创作了这么多绘本,但主题几乎不重复,为什么选择这样做?从经验上来说,你认为什么样的故事是一个好的绘本故事?

  方素珍:我做每一本书都希望能找个好主题,这个主题要么是“扣时事”,要么就是“抓未来”。有的作品可能一开始没有被看好,可是谁知道哪一天刚好有了这个“议题”,然后它就被关注了。

  我举一个例子,1995年,我和画家仉桂芳合作了《祝你生日快乐》。我先写了一个故事,因为觉得太普通自己放弃了。后来和她闲聊的时候,想起国外有很多生命教育的绘本,可是台湾当时还不太敢去碰这种主题。我就说,要不然我们来写这样的主题好了,我就写了一个关于癌症的故事,用两个小孩子把死亡这件事情讲得很轻松,图画得也很美。之后我们去参加比赛,只拿到一个最小的奖。当时我还安慰画家,说这部作品一定会后势看好。果然,到后来台湾的小学课纲推动生命教育的时候,就有很多的学校要找相关的书籍,并且是原创的作品。这本书就进入了台湾“教育部”的书单。

  新京报:你好像几乎没做过传统文化题材,都是在讲当下的故事?

  方素珍:我很少做所谓古典的东西,只做过一本《嫦娥奔月》。我希望做的是有关时事、普世价值,或者和未来有关的主题。

  新京报:现在有什么创作的计划,或者正在进行的项目?

  方素珍:我手上现在在做的,有一本是关于汶川大地震的,2008年我开始构思故事,到2016年六七月时候才写好。现在制作的过程也非常辛苦,而且很漫长。我宁可好好打磨一本,然后每一本有它的特定的主题,它可能不全部是普罗大众都喜欢的,但是至少它有特别的人生哲学在里面,在共读的时候,能让亲子享受书中的智慧和幽默……我想要尽量做到这一点,也希望找到的画家有这样子的能耐。我还在构思一个《我想这样说再见》,讲生前告别,已经想了十年了还没写好。现在台湾慢慢有在鼓励花葬、树葬,我爸爸过世前也跟我谈过这个事情。我就想怎样能把它融入图画书里面。用比较可爱的画面来呈现。

  除了讲好绘本内容

  还要为新书搭配不一样的延伸活动

  新京报:这些年你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在图画书的阅读推广上,它和创作、翻译,你的精力分配是怎么样的,它们之间有什么相互的影响?

  方素珍:其实作家的本分就是坐在家里好好写作,我也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就变成了一个阅读推广人。你书出了,没有人去推也没有用。当时在台湾我开始做绘本的翻译和创作时,常受邀到学校里面去讲课,久而久之,就变成推广绘本阅读的作家了。

  新京报:无论在台湾还是大陆,你做阅读推广都参与了图画书从无到有、很快兴盛起来的过程。你在这方面有哪些最重要的经验?

  方素珍:作家站到第一线最能够把经验跟大家分享好,我一直坚持的是,除了讲这本书有多好,还要教大家做一些延伸活动,比如做创意手制书,这样子才会让老师或家长觉得,原来读完一本书还可以做些延伸活动。

  我进这一行的时机比较早,大家认同我,所以我有很多机会去讲阅读。为了讲阅读,找出更多的实验来证实阅读的重要。为了要把名家作品推荐给老师家长和小朋友,我得告诉大家说亲子共读这本书非常好,老师在课堂教这本会强化学生的读写能力等等,所以我一定要找到理论基础点。对我来讲,这也是很好的学习机会。

  新京报:相比其他儿童阅读题材,为什么绘本是值得大力去推广的?大陆绘本开始推广也就十年多一点的时间,真正读绘本长大的孩子还很少。但是在台湾,已经做了二三十年的推广,最开始读绘本的孩子已经长大了,相比以往,能看到什么特别的收效吗?

  方素珍:以偏概全来说吧!我的孩子就是读绘本长大的,因为我每天要翻译、创作,孩子在身边,就顺便耳濡目染了。我已觉得,最大的优势就是他长大后有一颗特别温暖的心,有同理心。除了培养孩子的品德之外,最重要的是培养了亲子阅读的习惯,增加亲子之间、师生之间的良好的人际关系,因为共读绘本是媒介,是一种很好的润滑剂。

  绘本只是一种精神食物,绝对不是拿来增强孩子的语文能力的,这是两码子事。它的重点不在于增加孩子的识字量,而是家长陪着孩子阅读的那种亲密感,让孩子觉得是信任的,是温暖的,是幸福的。这种亲密的亲子关系其实比考试成绩更重要!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李妍

  新闻推荐

  近代摩登 民国上海的城市风景

  新京报制图/陈冬上海意味着什么?上海人意味着什么?昔日之上海又在何种程度上塑造了今日之上海?这些问题在各种有关上海...